爱情文章

    在其心中大声咆哮之际,萧炎眼圈也是泛上一股红润,湿润缓缓侵润着眼角,当初被犹如丧家之犬一般追杀出加玛帝国,最后长途跋涉来到迦南学院,甚至在听到家族被毁的那一刻,却依然只能咬着牙将那份耻辱吞进肚中,那份隐忍,所为的,不就是这一天么? 在其心中大声咆哮之际,萧炎眼圈也是泛上一股红润,湿润缓缓侵润着眼角,当初被犹如丧家之犬一般追杀出加玛帝国,最后长途跋涉来到迦南学院,甚至在听到家族被毁的那一刻,却依然只能咬着牙将那份耻辱吞进肚中,那份隐忍,所为的,不就是这一天么?

    www.cao89.com

    心神刚一进入气旋,柔和的碧绿光芒便是射将而来,心神一扫,一股深入骨髓的喜意,缓缓自萧炎内心深处,攀爬而出 “随你吧,这些事你比我们这些老家伙擅长。”海波东摇了摇头,旋即目光转向北方天空,那里,高耸入云的山峰若隐若现,眉头紧皱:“真不知道云山那老不死的究竟在干什么,就算萧炎和他有些恩怨,可也用不着对萧家下手吧?他这样,除了彻底激怒萧炎之外,还有何用处?”

美文欣赏

美国代购 蔻驰coach母亲节系列三节雨伞 美国代购 Coach 奥特莱斯代购4.24采购